詹台流月之前才说过这画册的俗物,可是让人没想到的是,她自己竟然也珍藏了一本,而且还是放在枕头下面,很显然是每天都会翻看的。

“你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,能够让人如此好奇,飘渺宗上下百人,几乎每个人都在讨论你。”詹台流月淡淡的说道。

翻看画册,虽然她已经看上无数遍,但每次看到上面的打斗画面时,都会有一种与众不同的感觉,似乎仅凭这些画面,她就能够感受到当初大战时的激烈画面。

与此同时,三千宗所在地凤凰山。

黄骁勇已经正式开始等级收徒,几乎是来者不拒,这让不少人表以跪谢大恩,但是对于这样的感激,黄骁勇却没有半点感觉,他只知道每收一个穷人家的弟子,宗门开支就会多一分。

不怪黄骁勇会有这样的想法,轩辕世界阶层分明,他很难去理解那些穷人的立场和感受,虽然他父亲以前也只是一个傀儡而已,但名义上,他终归还是城主之子,和这些穷人的世界有着天壤之别。

要他在很短的时间内去接受和穷人平起平坐这种想法,显然是不太现实的。

“哎,师父收留这么多人,这些人一分钱不带,这以后得花多少钱啊。”黄骁勇有一种心在淌血的感觉,无奈的对姜莹莹说道。

“你要是有意见,可以去对他提,跟我说有什么用。”姜莹莹不屑道。

黄骁勇赶紧摇了摇头,他哪敢在韩三千面前去废话呢,也只能私下抱怨两句而已。

“师姑,你说我师父到底是怎么想的,别的宗门收徒,可是要赚钱的,他倒好,赔得血本无归。”黄骁勇不解的说道。

姜莹莹知道,韩三千是一个追求公平的人,虽然以他一人之力是绝对做不到让世界公平的,但是他所遇所见,他会尽量体现出这两个字。

对他来说,不管是穷人还是富人,都是一视同仁的。

而为韩三千什么时候在乎过钱,对他来说,钱就是数字,就是粪土罢了。

“你要是想赚钱,干脆回龙云城不是更好,你父亲是城主,你在龙云城可有着大把的赚钱机会,要不要我去给三千哥说说,让他放了你?”姜莹莹说道。

黄骁勇吓得缩了缩脖子,说道:“师姑,你还是别跟我开玩笑了,我怎么舍得离开师父呢,我还得伺候他一辈子呢。”

姜莹莹无奈一笑,黄骁勇有时候就像是一个地痞流氓,他这种人,应该喜欢享受安逸的生活才是,为什么会愿意留在韩三千身边呢?

“有时候,变强也并不是一件好事。”姜莹莹说道。

“师姑,你是站着说话不腰疼,你那么厉害,当然可以说风凉话,在轩辕世界,实力为尊,变强怎么可能不是好事呢。”黄骁勇反驳道。

“能力越大,责任越大,面对的事情风险越大,难道这么简单的道理你都不懂吗?”姜莹莹无语道,她发现黄骁勇就是一个草包,根本就不会用脑子去想事情。

“跟在师父身边,哪有什么风险,只要有师父在,我什么都不怕。”黄骁勇说道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