西门烬的心情很复杂,一方面又担心西门家族会因为这件事情而步上白灵家族的后尘,但是另一方面,他又希望看到韩三千和帝尊之间燃起战火。

这种事情毕竟是从来没有发生过的,他很想看看帝尊的威严是否能够被挑衅,而这么做的后果,又是如何。

甚至他更希望看到韩三千能够改变皇庭现有的格局,毕竟想要见证这种事情的几率是很低的,而他现在有这样的机会,自然想要见识一下。

三千宗正式挂牌,虽然这是一个新秀宗门,但是它的名声却很快便在皇庭境内响亮了起来,毕竟一个宗门的建立,是需要得到帝尊认可的,但三千宗却没有,所以其他人很想看看在这种情况下,帝尊会作何反应。

距离三千宗最近的一个宗门,是百里之外的飘渺宗。

飘渺宗在皇庭境内,是一个非常特殊的宗门,宗门上下全是女人,这也是飘渺宗的规矩,从不收男弟子。

“宗主,这个韩三千究竟想做什么,开宗立派全然不顾帝尊,难道他想要造反吗?”宗门长老延青花是个非常有魅力的中年女人,举手投足之间都散发着极强的成熟女人魅力,她的一个眼神便能够让男人为之癫狂,喜好穿着一身粉裙,粉裙之下的一双长腿,更是不知道疯狂了多少男人。

反观站在她身边的宗主詹台流月,虽然年纪相仿,但显得更加知性一些,没有那么强烈且具有攻击的魅力,给人一种清水白莲的感觉,但如果仔细品味,她能给人带来的心动,其实比延青花更强。

詹台流月摇了摇头,最近听了太多关于这个韩三千的传说,他行事无常,给人感觉是一个非常奇怪的人,让人捉摸不透,不论是他在龙云城的经历,还是在丰商城的所作所为,都能让人感觉到一种无常,也就说他做事毫无规则可言,似乎想做什么就做什么。

“虽然我不知道他想做什么,但是以他的实力,的确是愿意做什么,便可以做什么。”詹台流月说道。

“难道他就一点不顾及帝尊吗?引来帝尊怒火,他只有死路一条。”延青花说道。

詹台流月笑了起来,这一笑,绝对有着倾国倾城之资,说道:“难道你还没看出来,帝尊根本就不愿和他为敌吗?”

“怎么可能,难道帝尊还能怕他?”延青花不屑道。

“当然不是怕,但绝对会有所顾虑。”詹台流月想了想,继续说道:“你可知道帝尊为什么会第二次派人去龙云城?”、

“不就是为了把这家伙揪出来吗?”延青花不解道,这已经不是什么秘密,除了皇庭境内的平民,几乎有点势力的宗门和家族都知道了。

“如果是这么简单就好了,我听一位朋友说,第一次派去龙云城的人,已经消失了,三位七灯境的强者,到现在都没有下落。”詹台流月说道。

“没有下落?”延青花一脸疑惑,问道:“宗主,这是什么意思?”

“你啊,真是长得漂亮,但是没有脑子,七灯境的强者出现在龙云城,无缘无故的消失,还能是因为什么,很大可能性,就是被这个叫韩三千的人杀了。”詹台流月无奈的说道。

“什么!”听到这话,延青花满脸的不可置信。

杀皇庭人,这岂不是在打帝尊的耳光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