怎么可能呢!

如果他真的杀了人,帝尊会轻易放过他吗?

“宗主,你没搞错吧,他要是杀了皇庭人,帝尊还不惩处他?”延青花说道。

“这就是为什么他开宗立派,帝尊都没有遏制的原因,因为就连帝尊,都会忌惮他的实力,虽然从来没有人知道他的真实境界,可是二十八客卿一战,已经足够说明他拥有极师之境。”詹台流月脸色凝重的说道,这就是帝尊为什么不敢刁难韩三千的原因。

极师境的强者,虽然没有毁天灭地只能,但是要毁掉一座城市,对这种强者来说却是很简单的。

“宗主,你也认为他真的有极师境?”延青花小心翼翼的问道。

“不是认为,他难道证明得还不够吗?”詹台流月叹了口气,二十八客卿一战,他已经向皇庭证明了自己的实力,这一点是根本就不用去质疑的。

“要真是这样……”延青花脸上突然间露出了花痴的神情,掏出了一本画册,说道:“也不知道他有没有画册上这么帅。”

詹台流月看到延青花这等反应,无奈一笑,虽然宗门有着不收男弟子的规矩,但是却并没有阻止宗门弟子和男性交往,而且现在的飘渺宗,也有着成亲弟子,只是不能把男人带到宗门里来而已。

延青花现在这表情,很显然是犯了花痴。

“你竟然也相信这种俗物,这都是画师为了敛钱,所以才刻意编撰的。”詹台流月说道。

延青花可不管是不是编撰,在得到画册的那天起,她就对韩三千有些好感,韩三千开宗立派,她之所以会表现出反感的态度,也是因为担心韩三千会因为这件事情而英年早逝。

但是现在,得知了他的确有极师境界,延青花也就用不着担心了。

哪怕帝尊真的会对他有所不满,恐怕也只能将这份不满藏在心里。

只要他一辈子不去皇龙殿,他的性命就没有任何人威胁得了。

“我先走了,三千宗开宗的那天,我们作为邻居,应该去备上大礼吧?”延青花说完之后,没有刻意去等詹台流月的答案,直接就走了。

送礼这件事情,詹台流月也想过,不过是否要和三千宗走得太近,这件事情詹台流月还没有决定下来,毕竟三千宗现在是无名无分的,走得太近,万一让帝尊有所不满,对飘渺宗来说可不是什么好事。

走到床边,詹台流月坐在了床上,这时候的她,眼神突然变得有些心虚的起来,左顾右盼之下,小心翼翼的从枕头下拿出了一本画册。

而这本画册,正是韩三千和二十八客卿的战役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