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炎君感受到韩天养那一脸冷意的时候,不需要韩天养再次开口,他便主动说道:"那是一把剑,而且是针对韩家的剑,如果没有你,三千对于韩家不会有任何感情。"

剑!

韩天养眼皮直跳,这种解释非常合理,而且也说明了韩三千对于韩家的怨念有多深。但这也不能怪韩三千,从小他所受到的不公平待遇,有这样的心态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。

要知道,当年的他,也不过是个孩子而已,硬生生被逼得纵身商界,甚至是杀人,谁也无法理解当时的韩三千顶着多大的压迫。

"幸好有这股怨念在。若非如此,今天的他,或许和韩君没有区别。"韩天养淡淡的说道。

炎君没有承认,也没有否认,因为这种假设是没有意义的,谁也不知道在不同的情况下,韩三千会变成什么样,或许。他也会更好。

"不管如何,今天的他,足以傲视很多人了。"炎君说道。

韩天养深吸了一口气,说道:"走吧。去祠堂看看。"

韩立来燕京的事情,韩天养早就听炎君提起过了,大闹祠堂,挖了他的坟,韩立曾以极高的姿态俯视燕京韩家,甚至就连同族祖宗都不放在眼里。

虽然说韩立已经为自己做的事情付出了代价,但是这对于韩天养来说,远远不够,

他犯下的错,性命不足以弥补,这笔债,便要韩天生来还,这也是韩天养为什么会来燕京的原因。

祠堂内,被韩立捣乱过后的一片狼藉依旧是当初那样,施菁没有去整理,因为在她的心里也憋着一口气,施菁认为谁捣乱的,就应该由谁来复原,不过让施菁没想到的是,韩立竟然会直接死在了韩三千手里。

"施菁的性格。像及了南宫千秋,或者说她们本就是同一种人,看来她对于韩立的仇恨值也非常深啊,之所以没有整理这里,大概是想让韩立来吧。"看着眼前的一切,炎君笑着说道,这么多年在韩家,他对于施菁的理解非常深。在他认为,施菁完全就是复刻版的南宫千秋。

"她和南宫千秋相比,还有一定的距离,毕竟南宫千秋是带着很大怨念来到燕京的。"韩天养说道。

这一点炎君承认,施菁的能耐和南宫千秋相比,的确还差得远,不过这并不妨碍施菁隐藏着的那颗蛇蝎之心,不过以韩家目前的状况来看,施菁不太可能成长为南宫千秋那样了。

韩三千不再是当初的那个懦弱小子,韩家也不再会有帝王相之争,施菁也不需要像南宫千秋那般活在算计当中。

"这些东西,就留着韩天生来复原吧。"韩天养淡淡的说道。

"恐怕会把那个老东西气得吐血吧。"炎君笑着说道。

韩天生是个极度高傲的人,他甚至连自己的父亲都不放在眼里,韩家列祖列宗对他而言就像是不愿提及的耻辱,要让他把这些灵位复位,对于韩天生来说。也是莫大的羞辱了。

"他早就忘记了做人的根本,不管多优秀的人,也没有忘祖的资格。"韩天养说道。

云城机场。

当韩天生和韩啸两人下飞机之后,韩天生眼神中那种强烈的不屑溢于言表。比当初韩嫣来到云城时那种发自骨子里的反感更为强烈。

"没想到在我有生之年,竟然还会回到这个地方来。"韩天生不屑的说道。

韩啸并没有韩天生这么强烈的排斥感,他也不明白韩天生的这种感觉从何而来,或许。这个地方曾给韩天生带来了屈辱,所以才让他有这么强烈的排斥感吧。

"我们直接去找韩天养吗?"韩啸问道。

"当然。"韩天生点着头说道:"这个地方我一天也不想多待。"

韩啸点了点头,拦了一辆车,直接朝云顶山别墅而去。

云顶山别墅区的规矩依旧非常严格,一切外来人员没有资格入内,除非是业主通知安保部的情况下,门卫才会放行。

韩天生和韩啸两人,自然被拦在了门口。

"你敢拦我?"韩天生怒视着保安,在华人区就没有他想去而不能去的地方,这种被人拦下的感觉对于韩天生来说,已经几十年没有试过了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