☆[·75txt·]更新快无弹窗☆

对于其他男人来说,能够和戚依云这样的女神共度良宵,那是一件好事,可是对韩三千来说,却是一件让他非常痛苦的事情,因为他这么做了,就意味着背叛了苏迎夏,无论是基于什么样的原因发生。https://www.kan121.com都会让他对苏迎夏产生极大的内疚。

双手揉着太阳穴,韩三千低着头,不敢直视戚依云。

戚依云能够感受到韩三千的悔意,但是她并没有打算告诉韩三千实情,哪怕是假的,她也愿意继续误会下去。

韩三千不会爱她,但是对她产生哪怕一丝的愧疚,也算是在韩三千心里占据了一些位置。

"你想要什么样的补偿?"韩三千对戚依云问道。

戚依云站起身。丝毫不加掩饰的朝浴室走去,说道:"不需要。"

当戚依云关上浴室门的时候,韩三千才抬起头,虽然他对昨天晚上所发生的事情一点印象都没有,但是刚才戚依云已经是那种状态躺在他怀里,他自然不会对这件事情起疑,他不能再用言语的方式去羞辱戚依云。

都怪喝酒误事,要不是贪杯。怎么可能会发生这种事情呢。

韩三千肠子都悔青了,但是现在这样的情况之下,后悔又能有什么用呢?

正打算躺下休息一会儿,反正大错已经铸成。他现在头疼的状态也不允许他做其他事情。

但脑海里突然间回想起一件事情,让韩三千激灵的从床上弹跳起来。

看了看时间,这都快接近中午时候了,他竟然差点把去机场接人的事情给忘记。

韩三千穿好自己的衣服,本想和戚依云打声招呼再走的,但是现在这种情况下,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,只能悄无声息的走了。

戚依云从浴室出来之后,没有看到韩三千,虽然这是她预料之中的情况,可内心的失落,却怎么也抑制不住。

她知道,这种欺骗对于韩三千来说有些残忍,可是除了这种方式之外,戚依云无法在韩三千心目中占据任何位置,而且这样的好处还有一个,就是当这种事情'再次'发生的时候,想必韩三千会更加能够接受。

戚依云并没有打算放过韩三千,她是个执着的女人,没有得手。没有达到自己的目的,就绝对不可能半途而废。

无论在哪个国家,酒驾都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情,不止是危害了自己的安全,对于他人的人生安全也存在极大隐患,韩三千在这方面非常严谨,所以他并没有自己开车离开戚依云家里,而是让袁玲打车过来。充当司机送他去机场。

闻着韩三千的满身酒气,刚才那个地方又是戚依云家里,袁玲不用想也知道韩三千昨晚干过什么。

戚依云这种女人,竟然会被他糟蹋,真是老天不公啊。

"你还知道不能酒驾呢。"袁玲带着一些不满对韩三千说道。

韩三千揉着太阳穴,这就是喝过头的后遗症,疼得头都不想要了。

"有没有什么办法能够缓解一下头疼的?"韩三千问道,他知道,这地方不是能够随便上医院的,而且喝酒造成的头疼,医生不见得会搭理他。

"没有。"袁玲冷声说道,可是余光看了一眼韩三千之后,似乎又有些不忍心,说道:"我以前听别人说过一些办法,但我不知道有没有用,你要不要去我家里试试?"

"去家里就算了。我还得去接人,先接着人再说吧。"韩三千说道,时间已经过去了很久,他可不想再耽误下去。

戚依云对公司的新领导也是非常好奇的。她早就想知道对方是个什么样的人了,所以听韩三千这么说,她也不坚持,稍微加快了一些速度。朝着机场赶去。

机场门口,一个华夏血统的男人,身姿挺拔,身边只有一个非常简单的行李箱,显然是轻装出行,似乎是走出国门之后,不愿被人小看,所以他的站姿,没有丝毫弓腰驼背的迹象,这也导致了许多女人都会忍不住多留意几眼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-->></p>曾经的他,不过是街边的一个落魄小子而已,若非有韩三千的帮助。他现在也不过是社会中一个默默无闻的小角色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