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想几步过去,知道苏颜的消息,但奈何起身太猛,酒劲又极其上头,尽是一时间差点一个踉跄向后倒去。

穿山甲急忙搀扶住韩三千,将他扶向床边的时候,那边,门也开了,苏颜带着绿珠神情不是很好的走了进来。

“怎么样了?”韩三千不顾穿山甲的搀扶,急忙就要起身。

苏颜望了一眼穿山甲,接着又望向桌上的酒壶,顿时明白了些什么,点点头:“你们先出去吧,我有些事想和三千商量。”

“但他……”穿山甲望了一眼状态不是很好的韩三千。

烈酒入喉太快,以至于他已经有些醉了。

“我来照顾她。”苏颜说完,带着香气扑鼻缓缓走了过去。

穿山甲看了一眼苏颜,又望望绿珠,点点头,跟着绿珠一起退了出去。

苏颜轻轻搀扶着韩三千,接着,将他缓缓的放在床上,看着平常理智非常的韩三千如今神魂颠倒,她脸上浮现出丝丝的心疼,不过,她还是摇了摇头:“她意已决。”

“什么?!”听到这话,韩三千整个人防佛都听到自己心碎的声音,神情也变的异常恍惚。

怎么会这样?!

难道,如她当初信中所言,迎夏她真的已经完全心死吗?!

“这是她让我教给你的。”说着,苏颜从手中轻轻拿出一张纸条。

纸条大红之色,明显是从哪个婚礼所用的红纸临时裁剪,虽然有些仓促,但更能让人确定,这是苏迎夏所写。

打开纸条,里面一行秀丽无比的字,更能让人确定,这是苏迎夏所写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