杜衡内心咆哮着冲动着,按理说他应当让他滚下去的,可那些伤人的话硬生生的卡住了,竟吐不出半个字,顿了顿,他只能说:“你身子挪过去一点,脑袋别靠着我,脚也拿过去!”

那人照做了,给杜衡腾出了不少位置,半晌,杜衡又挑刺道:“你……你再过去一点。”

“少爷,再后退我就要滚下去了。”高行委屈的声音传来。这怎么跟他想象中的酷刑不一样啊?

杜衡抿抿嘴,红着脸说:“你头发怎么湿了?”

那似海草般又长又湿的头发不经意间触到了他的后背。

高行笑了笑,爽朗的声音响起:“刚刚去池子里滚了一圈。少爷要帮我擦拭擦拭吗?”

“得寸进尺……你脑袋给我挪开,别靠着我的背!”杜衡炸毛了,该死的,高行居然拿他湿漉漉的头发抵在自己背上!

“少爷?”高行奶狗般的声音小声乞求着,“我不会擦头发。”

这句话不假,他一个糙汉子不拘小节,头发是如何洗得?将脑袋抵在水里,头发全部浸湿后泡至一刻钟再起身,等它自然干即可。中间没有任何人工过程。

杜衡:“……”

高行再次讨道:“少爷?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