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慕氏倒了,他们的独子慕白也就是个没本事的小白脸了。”

“你试不试?我还挺喜欢这款的。听说还没被标记过呢。”

“算了吧,脾气太倔,养什么不好,养个祖宗?”

下一瞬间酒瓶四溅开来的尖锐声音把慕白吓醒了。

汗浸湿了睡袍,弄得身上有些黏腻。慕白呆呆地在床上坐了一会儿,上班前先去冲了个澡,水冲刷着肌肤时他摸到微微不那么平坦的小腹。

冲刷干净泡沫以后他侧过身对着镜子照了照,又摸了几下。

怪异感涌上心头,他强行把这念头压下来,大概是这几天食量没有控制住。

最近过往的事情总是不由自主地进入他的脑海里,挤得他太阳穴发涨。尤其是那天看过顾母虚弱的身体后。

坐在病房前握着顾母的手的兴许不该是他?被顾母给予期望的人也不该是他。

顾承旭的眼睛,从来没有看向他。

他眼里永远只有她。

他揉着太阳穴,脑海里是那一对大学时期一直被众人看好的神仙眷侣。

两人都很上进,时常结伴出入图书馆和食堂,甚至,在许晴柔的课上也会出现顾承旭的身影。

许晴柔借过的书经常是顾承旭帮忙还的。

他们经常在学校附近的咖啡厅里约会。说是约会,却都带着一本书,一坐就是一下午。

同学们对顾承旭的第一印象是模特一般的长相,第二是常年占领全系第一的成绩,第三是许晴柔。

在许晴柔这里顾承旭也是出现最高频的三个字。

而他以一己之力把这一切都毁了。

那时的他又有权又有势,也因此惯出了从小到大的少爷脾气,学习也是名列前茅,前方是一条已经被铺好的明路。

从来没有他想要而得不到的东西。

也因此,在提出要求后看到顾承旭瞳孔中闪过的错愕表情,他不可抑制地生了气,说出了他的最后护身符:“和她分手。不然,我就挤掉她的保送名额。”

清晰记得顾承旭的眼神冷了下来,“看着你的脸,倒是没想到你这么恶毒。”

“我看上你了。我要得到你,有问题吗?”他轻轻地挑起眉毛。

顾承旭道:“威胁我是没有用的。”

“这不是威胁,是交易。”他盯着顾承旭好看的薄唇,努力装出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,“你不答应,后果是许晴柔承担。至于怎么选,你自己考虑吧。”

他看见顾承旭捏紧了拳头,最终还是放下了。

想来,那时的惊鸿一瞥,改变了很多事情。

在感情上他是任性的,笨拙的。他竭尽全力在顾承旭面前保全自己的颜面,却没料到后来成了跳梁小丑。

……

慕氏,股东大会。

顾承旭坐在最中间,看着慕淮在一众股东面前狼狈地周旋。

三十年河东,三十年河西,谁能想到,有着百年基础的慕氏只是外强中干,摇摇欲坠。

坐在这里是空耗时间。

他不禁回想起天气有些燥热的那日。

许晴柔喘着气跑过来,左看右看中发现了他,敲击他的桌子,“怎么回事?”

“什么怎么回事。”

“慕白啊。”许晴柔的语气很焦急,“你真的愿意和他混在一起?你知道周围的人是怎么说你的吗!”

顾承旭答:“小白脸,吃白饭,不想努力了,所以找了个有钱omega傍身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