顾承旭的房子里透着一股单身alpha的精英味道,仿佛他给人留下的印象一般,冷酷、不近人情。

他把自己洗了个干净,然后擦着头发打开柜子,错愕地看到柜子里排着的一列omega的衣服。

只是都不怎么正经,薄的,透的,令人浮想联翩,没几点布料的。难道是为他准备的?慕白的耳后发了热。

取出那件还看得过去的淡粉色的丝质长袍,是新的,吊牌还没有剪下来。

穿上才知道购买它的人的恶趣味,滑得好像拉上了,下一秒就会滑落下来。

再在穿衣镜上看到清透的衣服下若隐若现的肌肤,慕白快速地把视线撇离了镜子,挪到床上去,僵直着身子在脑中排演画面。

门……开了。

进来的alpha挑着眉,上下打量了他一番。

他这副取悦他人的穿着确实稀奇。

“过来。”顾承旭拉松了脖子上的领带,微眯起狭长的眼睛,alpha强势的信息素就占满了不大的空间。

他的味道也被刺激出来了,从后颈源源不断地往外泄,甜腻得过分。

之前那次他太过紧张,这次也一样。

脑袋里想着是该先献吻还是别的什么,其他的就顾不上了。

脚上的拖鞋猛地一绊,慕白直接摔在了顾承旭的怀里,手里抓着他的衬衫,直接投怀送抱。

顾承旭将他捞了起来。

他扬起一颗脑袋,不容拒绝的亲吻便自上而下地掠夺了他所剩不多的空气。

推搡着后退,脚后跟碰到了床沿,之后他们双双倒在床上。

松松垮垮的睡袍便自然掉在肩膀以下,露出来的肌肤好像被刚剥了壳的荔枝,碰一下就出水。

顾承旭没有继续下一步的动作,而是望着他。

对,不是顾承旭服务他,是他服务顾承旭。

慕白快速地把眼中刚刚升腾起的水汽晾干,一翻身,顾承旭被他顺势推倒。

他的吻技是青涩没有章法的,解顾承旭扣子的手也有些抖,好半天才解决掉上衣,舔吻过顾承旭的下巴,拉下拉链。

到这一步时,慕白犹豫了。

他并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做,做什么。

“算了,”alpha的声音响起,带着点冷气,“停下。”

omega立刻僵直了,见alpha要起身离开,病急乱投医地抓住什么,轻叫,“我可以。”

随后便俯身下去。

顾承旭冷冷地看着动作的慕白。

相比上次,omega的身上附加了些不知从哪里来的诱人的甜味,在雪白的脖颈和别处飘着,叫他一时忘了今夕何夕。

慕白的身体像水一样滑,好像丝绸拂过他的肩膀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