虽然是总裁,顾承旭还是和许晴柔的同级同事们坐在一起,现场立刻变得十分局促。

顾总的红包比他们加起来都大。

同事们眼神交流了好久,然后方振华咧着笑问:“顾总,您也来参加婚礼呀?”

这不是废话。

顾承旭道:“我和许小姐是大学校友,关系挺好的。”

桌上又沉默了。然后方振华又问:“您夫人没来吗?”

“对。”顾承旭停了一会儿,“怕他吃不好。”

同事们喔了一声,都了解了。

顾承旭只说他只是以大学校友的身份来参加婚礼的,不用太在意他。

但一开始大家都不太放得开,各个正襟危坐,和开会似的。

但婚礼进行时隔壁桌的人捧场得很热烈,于是也渐渐忘记了顾承旭老板的身份,一个接一个的起哄:“许总今天太漂亮了——”

顾承旭静静听着,想起许晴柔似乎和他说过,和同单位的同事关系也不算太好,也就结婚时能多凑几份份子。

许晴柔的丈夫人看着很儒雅,进行完婚礼仪式后就换了身衣服过来和新娘子一起敬酒。

还没敬到他们这桌,这位alpha丈夫脸上已经晕开了不小的红晕。

相比之下,许晴柔是已经在饭桌上练出的酒量,笑盈盈的,还帮丈夫挡了几杯。

看着十分般配。

……

不上班以后,慕白每天给自己定一个小目标,看一部电影。

到现在,他已经把之前马过的电影看了小半,剩下的电影也都不想再看了。

反正是一个人的电影,什么时候暂停,什么时候搁置都没问题。

他刷新着微博,好像下一秒微博就会凭空出现一个热搜,叫#总裁抢婚,梦想照进现实#。

或者朋友圈里会突然出现寻人启事,顾承旭和许晴柔双双消失在酒店门口。

临近中午的时候,慕白终于找到了自己想做的事:把最满意的那部恐怖片再刷一遍。

他看得聚精会神,连女鬼的眼睫毛有几瓣都看得一清二楚。

然后钥匙开门的声音清脆地从门边传来。

慕白立刻不去管从马桶里往外爬的女鬼到底有几根眼睫毛了,他大气也没有喘一下,听着那声音由远及近,然后他的房门被打开。

顾承旭出现在门口,发胶打得很整齐,问他:“你怎么没吃早饭。”

从头到脚都散发着完好的气息,再用力嗅也没有奸情的味道。完好地过去,又在他的午饭时间前回来。

“因为我还没起床。”他回复了一句,然后被顾承旭从被窝里扶出来。

虽然他骨架小,肚子又还没有醉汉的啤酒肚大,他的行动之迟缓,像是七十岁的老太太。

床头放着点儿零食,只剩下散乱的包装袋。顾承旭没有生气,弹了一下他的脑门。

回到家里的顾承旭显得非常关心他,拿着毛巾给他擦脸,亲眼盯着他吃过早饭,然后才去准备午饭。

也许是营养太好了,慕白没有再恶心想吐,每天都是健健康康的。

收拾好再回房看了会儿电影,被抛弃的流血女鬼显得索然无味。

慕白溜出去打开了客厅的电视,装作什么都没发生一样,看一部并不感兴趣的家庭伦理剧。

实际在监视着一回来就去厨房里忙碌的顾承旭。

alpha今天做饭的感觉有些蹊跷。

譬如,顾承旭切的胡萝卜丁今天比之前的要小。

譬如,顾承旭今天竟没给他做鱼吃,而是选择了二十分钟易熟的菜。

譬如,顾承旭今天叫他吃饭的时候,语气比平时低了半个度。

吃饭时不说话,这个良好传统倒是没怎么变。

他吃的比平时慢,吃完以后慢吞吞地回盯顾承旭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