慕白最近好粘人。

让他有种错觉,好像他们回到了很久以前。

最近三环内总是堵车,这回堵了半小时,顾承旭低着头翻手机,终于在几家母婴店里敲定好了一家。

大夫科普说,男omega不仅生孩子困难,哺乳也困难。

疼是一定会很疼的。

他托人联系了几个奶妈面试,最终选定了一个。

然后又想宝宝的名字。听说名字和性格有很大关联,那么选个乖巧点儿的应该不会出错。

正想着,慕白的消息发过来:【你在哪里?】

抬头看,才走了一半路。他不想对方太担心,敲了半天发:【在公司。】

过了好久那边才发回来一句:【我想喝鱼汤。】

哪知道慕白突然喜欢上喝鱼汤了。他就回复回来就做,那边不吭声了。

被催了,顾承旭内心反而很高兴,抬头看看,车好不容易走了几步又缓下来,停住了。

慕白扑闪扑闪睫毛微湿的大眼睛就出现在他眼前。

不自觉低念出声:“往人行道上开,那里不是很宽敞吗。”

给司机听着了。他摆摆手,示意司机不用听他乱言。

司机在后视镜往回看了一眼。知道顾承旭是说玩笑话,但是着急到口不择言,这也是第一次。

顾总想必真的很疼夫人。

……

穿得太厚了,像是一个球。

慕白是为数不多的此时已经穿上厚棉服的南方人,而且还天天呆在小院子里,动也不动一下的。

看见慕白的时候,能清晰地看见对方脸上飘起的两片小红云。

下意识就快步走过来,包住慕白的耳朵,“专门来门口等我?”

没听到回音,顾承旭又说:“下次不要那么傻了。也就几步的距离。”

夜幕已经幽幽降下来了。慕白鼓起有点冻僵的脸颊,心想,他也许就是傻吧。

看见身后的司机把买回来的鱼放下了,他心里还是好受点。

起码顾承旭还会带鱼回来。虽然他昧了良心,自己现在也不喜欢吃鱼。

没有急着回房里,他侧着脸靠在顾承旭的大衣上靠了一会儿,外面潮湿的空气吸进他的鼻腔,还有若有若无的信息素。

没有什么别的杂味。

不过顾承旭是霸总体质,去菜市场买鱼也不会沾上鱼腥味,说不定也是万花丛中过,片叶不沾身呢。

两人慢慢从院子里移到屋里,总共花了二十分钟,还是顾承旭极力推动。

慕白没什么力气,他替人脱了外套,里面宽大的橙色毛衣他也很喜欢。

这样也很好,等到慕白生完孩子,天气就热起来了。把小的多托给奶妈照顾,他多照顾照顾大的。

石头也能捂化,况且慕白黏糊糊的,怎么看都是天真无害的一派。

他们静静呆了一会儿,慕白突然扬起脑袋看他,表情很无辜,很天真。

然后他轻轻亲了下去。

omega的喉间哼出一点调来,好像呼吸不来了。他就松开,食指在瘦削的肩膀上缓慢地摩挲。

“怎么吃不胖。”

“……嗯。”慕白口中含含糊糊的。

房内有淡淡的信息素在蔓延。

他的菜谱在更新,今天天气冷,用麻辣鱼片驱一驱寒。

味道一直从厨房蔓延到房里各处,把慕白从电视机前招来了,慢吞吞地跑来说要洗菜。

顾承旭很怕伤着他,拿了垫着软毯的软椅来,看着慕白坐上去,豪华地洗菜。

气氛也很和谐。

煮了很大一盆,兴许是两个人一起做的原因,也没花多久,锅里滋滋冒着泡。

配刚煮出来的米饭,色泽红艳,特别香。

慕白的眼里发光,吃得很着急,还被烫了一下舌头,应该很喜欢。

……

晚饭后顾承旭是想回书房看看书的,他还想研究一下取名这件大事。

但几秒后,书房房门被敲响了。

门开了,慕白背着光站在门口,看着他,欲言又止。

“怎么了?”他过来,发现对方的视线像在看他,又看向别处。

磨了半天,顾承旭倒也不着急,就看着他,直到慕白从嘴里挤出来一句:“……你……恐怖片?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