宫雪琦还得继续装下去,堂而皇之当上了有钱人家‘少奶奶’,过起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日子。

这日子很舒坦,除去每天吃一堆保胎补药之外,其他都算惬意。

张妈对他照顾尤其好,还专门为从前的事向宫雪琦道歉。说自己老糊涂没文化错怪了阿琦,不调查清楚就出口伤人,千万别和自己一般见识。

弄得宫雪琦都不好意思了,连说自己也有错,对长辈不够尊敬伸手就拿钱。那五十万填了家里亏空,等以后一定还给张妈。

张妈笑着说不用,钱的事别再提,如今阿琦是全家的宝,身上小娃娃最重要。还叮嘱他多关心体谅廖玄,夫夫和睦千金不换。

宫雪琦都点头答应,做不做就看情况了。廖玄对他来说太神秘,冷漠强势不好接近,虽然偶尔也透露出一星半点柔和,可宫雪琦摸不准他性子,不太敢轻举妄动。

廖总依旧每天不苟言笑睡在书房。他一般都早出晚归,早上大家没起床就去跑步晨练,之后径直到公司;晚间又常常是宫雪琦睡熟他才回家。两人偶尔在吃饭时见面,统共交流不了几句话。

一天清早宫雪琦睁开眼,意外发现廖玄还在,总裁先生西装革履似是准备出门上班。

看宫雪琦醒来,他撂下张卡淡淡说:“你喜欢什么自己买吧,别再坐公交,去外面记得让小橙跟着,一定注意安全。”

交代完毕,总裁也不看宫雪琦反应,大步转身忙自己的事去了。

宫雪琦顾不得穿衣服,从被窝爬起就去拿那张卡。是本市最大银行的VIP金卡,账面数目不小,还可以透支很多很多那种。

廖玄很大方嘛,虽然平时比较面瘫但的确多金,是当代老公典范。宫雪琦就喜欢这种痛快干脆的,给你一笔钱随便花!

他还告诉自己别坐公交,出租当然也不用坐了。高档私家车全天候接送,还有保镖跟随,富人的生活不要太爽!

不过宫雪琦也琢磨,这是嫌自己上次乘公交丢他廖氏老总的面子吗?还是更在意未出生的小小廖玄,怕伤着金贵后代?

反正不管他怎么想,自己眼下自在就行,多思无益不如不思。

宫雪琦放得开,不在意廖玄的态度,反正自己应该或许大概差不多也不是很喜欢这黑大个儿吧?手里有钱是真的,再不用累死累活被老板剥削了。

早饭也不在家吃,宫雪琦行使少夫人权利要小橙开车带自己上街下馆子。

早餐铺点个遍,买两碗**脑喝一碗倒一碗,这种事他干得出。要跟摊位大爷刷卡人家没pos机,宫雪琦搁下二百块钱高声说不用找了,潇潇洒洒扬长而去!

填饱肚子又逛商场,大包小包便宜的贵的买了一堆,宫雪琦尽兴的作。

小橙子原先跟着廖玄,现在除了早晨送廖总到公司,其他时间就被专门指派给宫雪琦。小橙健谈,宫雪琦也不认生,俩人倒是聊得来。

宫雪琦买东西,小橙有眼力价儿全权负责拎包。

他嘴里嫂子嫂子喊个不住,宫雪琦听着别扭让他改叫哥。可甜橙橙一本正经说哥和嫂子是两回事,自己喊廖玄大哥,那宫雪琦必定无疑就是嫂子了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