廖玄操作一直没停,将热水撩到宫雪琦的脚腕小腿,然后用毛巾从上至下认真擦洗,再用手探进桶内去按摩,由脚面到脚趾一个地方都不曾落下。总裁没嫌弃宫雪琦,伺候他一点都不介意。

宫雪琦今晚受宠若惊,觉得廖玄人简直太好,做到这种程度莫非是真爱上自己了?

转念想想还是别做梦,或许根本不是自己理解那样。刚才廖玄说总看手机对身体不好,他指的身体是自己身体里的孩子吧?大概他只是更在意这个而已,可实际上没有孩子又该怎么办呢?

宫雪琦患得患失,廖总却在一心一意为他洗脚,洗完擦干净,去卫生间倒了水再反复清洁了手,片刻功夫又捧上两杯茉莉花茶来。

白天集团大楼里宫雪琦说爱喝这个,廖玄一直记着。

“你尝尝,看喜不喜欢我泡的味道?”廖玄把茶摆在床头柜上。

这老公虽是名义上的,但今晚实在知疼知热,宫雪琦也渴望被呵护,索性跟着对方情绪走,不去考虑太多了。

他对廖玄开起玩笑:“干嘛,你给我泡完脚又泡茶吗?”

“我手洗过好几遍,茶叶和配料都是用勺子舀进去的,你放心肯定干净!”廖玄倒急着说明,还怕宫雪琦嫌自己。

宫雪琦盘腿坐在床上笑得好烂漫,他有点爱看廖玄发窘的样子。

随手端起花茶细瞧,嫩芽银针于杯底直立,两三朵雪白茉莉半开在水面。宫雪琦尝了一口,是甜的,廖玄别有新意调入蜂蜜,而且还加了奶茶里才用的水晶珍珠。

只以为他是古板老干部,没料到还会有这样创新,看来也是懂些情趣和时尚的。

宫雪琦对廖玄的好感又加深一层,将茶分一杯给他喝。两人共同品着清甜,水中的珍珠大大小小五颜六色上下沉浮着,泛起片片彩虹光晕。

“你看,我杯子里的珍珠好多。”宫雪琦像小朋友一样数珠子玩儿。

廖玄回应他:“是呀,大的都在你那里。”总裁笑起来,往日冰冷此刻都融进茶水的温暖里,唇角轻扬,只见皓齿如玉。

宫雪琦更开心,把杯子凑过去和廖玄比较。“才不是,你也有很大个儿的。我大的都漂在上面,你在下面,我下面的没有你下面大!”

他话一出口廖玄愣住了,转头木呆呆望着宫雪琦,随即表情很有些不自然。宫雪琦开始想不到为什么,细琢磨一下忽然脸红,天啊,自己这是说了啥不可明言的状况。

宫雪琦浑身别扭,扭扭肩膀甩甩后背遮掩尴尬。

廖玄顺应他的举动绕开敏感话题,就问:“你怎么了?”

“哦,背上痒,好痒!”宫雪琦只有演戏,装作伸手去抓又够不到关键部位。来来回回一折腾,他的背倒真感觉痒起来了。

“我帮你吧。”廖玄把两杯茶搁回原处。“你趴好。”

“哎,那快点,特别痒!”痒痒肉发作的宫雪琦坚持不住,只有乖乖趴在床上,撩起衣服要廖玄给他挠。

肌肤如雪,廖玄没太实打实接触过宫雪琦身体,乍一见有些不敢下手。

偏那位还催他:“怎么还不来,往正中间那儿,别愣神儿呀!”

廖玄微微抖着,将手贴住宫雪琦脊柱挪进去,宫雪琦一直告诉他向里向里,他就不断朝前延展,几乎是把整个身子都压在宫雪琦娇躯上了。

“嗯,再深一点儿,进去进去。……好的,到了。……你快使劲儿,使点劲儿!”

“阿玄阿琦,我给你们……”张妈来送东西推门而入,正看到卧室床上两人一上一下姿势绝佳,另外宫雪琦白亮亮裸着的脊背瞬间晃了她的眼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