廖玄和范小橙并肩进门,宫雪琦观察细致,发现自己老公是半靠在小弟身上的。小橙子微微扶着大哥,不过一走到众人跟前,廖玄就把扶着的那只手给甩开了。

再看气色,廖玄这会儿脸泛着些许蜡黄,嘴唇也有点发白,宫雪琦不晓得他发生了什么。

“姓秦的,我家不欢迎你,你给我出去!”廖玄吼一嗓子,威风依然不减。

秦红薇先胆怯,然后强自镇定,反正今天闹成这样,廖家上上下下都让她得罪了,也不在乎再多损廖玄几句。

“我来找廖家正经主人,和自己同学朋友说话又有你什么事?一个上不得台面的小辈没权利赶我走,你身上不见延凯半点斯文,只有痞气匪气,今天在码头打伤我是要负法律责任的!”

“胡说!我哥根本没动你,是你自己碰瓷硬撞上来。”小橙抢在廖玄前面揭露秦红薇。

“呸,廖家一个跟班打杂的也来栽赃我,这是什么规矩?”秦红薇自视甚高,受不了被她瞧不起的人指着她鼻子说话。

“秦红薇,小橙是我兄弟,今天的事更和我母亲无关,你有什么冲我来,我奉陪到底!”

廖玄把小橙拉到一边,快一米九的大个子站在秦红薇近前,那股威慑力顿时让她发颤。

秦红薇不甘心就这样认栽,她气急败坏张口谩骂。

“你奉陪?哼,也不想想什么来历,别太拿自己当回事。野三路没人要的弃婴,缺少亲妈管教的私生子,你不配和我说话!”

“秦红薇!”廖玄发狠地喊着,可他就是再恨也不能和已过中年的女人动手。唯有喘着粗气,一只手捂住胃部,睁大眼睛瞪向那更年期疯子。

秦红薇有点害怕,因为她也意识到话说得太毒了,难保廖玄不会冲上来掐自己脖子。但她是煮熟的鸭子,即便肉烂了也照样嘴硬。

“怎么,你还想吃了我……哎呀!”

讲到半截,一杯果汁已一滴不浪费全泼到秦红薇脸上,把她泼得当场大叫。

是宫雪琦干的,他实在气不过了,看不得有人这样辱骂廖玄。

放下杯子怒目而视,他替老公大声朝秦红薇回击。

“一把岁数喂了狗,我先教教你做人!你有什么资格在别人家大放厥词,你自己又高贵到哪儿去?孩子没有选择父母选择自己出生的权利,私生子怎么了,再怎样总比你这种死不要脸惦着别人丈夫的贱女人强!”

秦红薇来廖家挑衅并非一回两回,阮若琳不敢惹她,廖玄多数时间在公司,偶尔碰上气不忿怼她凶她,但也没做过动手出格的事。

秦红薇得了意,总以为廖家怕自己,可万没想到今天给踏踏实实糊了一脸鲜榨橙汁,着实叫她吃惊不小。

顾不上体面,秦总裁拿袖子抹抹眼睛嘴巴,气急败坏瞪着宫雪琦问:“你是谁?”

阮若琳那边也吓一跳,忙用纸巾给老同学擦,小声介绍:“这是玄儿的媳妇。”

女总裁抬眼打量,面前匀称称一个小男生,模样还算出挑。白白净净长着双会说话的眼睛,不笑也含三分情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