又一个清晨,廖玄正要享受宫雪琦刻苦学习、精心准备的早餐。

早餐内容是这样的:一、怕烙饼再弄糊由中式换为西式烤面包片;二、用微波炉加热新鲜脱脂奶一杯;三、再配份蔬果沙拉,就是把小番茄生菜桔子等等放进去随便拌拌那种。

这些听上去很简单,但对宫雪琦来说能够独立完成搞到可以入口已经很不容易了,也算是煞费苦心。

“哥,不好了,出事了!”打破温馨情绪,小橙子乌鸦一样跑来煞风景。

“怎么回事?”“什么情况?”廖玄和宫雪琦同时发问。

范小橙喘着气,口渴没找见水,就端起桌上廖玄的牛奶咕咚咕咚喝下一大半。

他断断续续说:“货……你跟守信农贸定的那批货,当天采摘的无公害水果,说好上午送货中午上架,咱们超市优惠预售都打出去了。……可是,可是守信私自违约改合同,又转手卖给了秦红薇!”

“为什么,谁准许他们这样干的?”廖玄从椅子上暴起,方才和缓的脸色瞬时凝上怒意。

“为了钱,为了整咱们呗!”小橙也特别恼火。

“秦氏那边出的钱多,守信贪财就先批发给他们,说要么退款要么下次给咱供货。什么东西!而秦红薇虽然花的贵进价,但这种水果受欢迎,市面销量大她也稳赚不赔。最重要的,她是存心和我们春雨连锁斗气,就要抢咱的生意毁咱名声!”

宫雪琦一听也明白了,赚不赚钱还是小事,如果给顾客的预约不能兑现,那廖家丢掉信誉,今后损失不可估量。

“怎么办呢?”他着急地问廖玄。

“是呀哥,联系守信他们避而不见,眼看超市要营业了,你快想想办法!”小橙也只能等待廖玄决断。

廖玄拳头重重砸在桌子上,把刚过来的张妈都吓一跳,看这架势,她知道儿子是又要发威了。

“守信完全没信用,贪图眼前便宜,以后别想我这里再出现它任何东西!”廖玄彻底把守信农贸扔进黑名单,他又问小橙:“那批水果现在到了哪里?”

“早晨六点已经到码头,好像秦家正在接货的路上,咱们这次只能输他们一局了。”小橙答着,满心失落不甘。

“我一局也不会输!尤其是对秦红薇。”廖玄语气坚定。

他边往门口走边吩咐小橙:“你去集结人手上码头,原本我的东西谁也别想抢走。秦红薇和人联手玩儿阴的就不要怪我发狠,敢欺压在我头上,请她先考虑一下后果!”

廖玄饭也不吃西装也不换,就穿一身晨练衣服带着小橙,霸气出门招呼兄弟,跟他去码头截货了。

廖玄走得匆忙,宫雪琦和张妈都有些担心,一直待到下午也不见人回。相反地,他们没有等来廖玄,却意外等来了女总裁秦红薇。

秦女士不同于上次衣着光鲜拿腔拿调,反而看着有些狼狈,头发是乱的,眼妆也是花的。

阮若琳下楼与她对个正着,要躲躲不开,秦红薇过去就抹眼泪哭诉。

“老同学,你怨我恨我也不必这样吧,我从前叫你抢了男朋友,现在又让你儿子抢走生意。一辈子都给你们母子欺负,还有我的活路吗?”

看她这架势多半又撒泼找茬儿来的,阮若琳只能好言相劝。

“薇姐,到底怎么了?你别急,坐下同我慢慢说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