阮若琳保持主人风度,扶秦红薇到沙发上坐好,又让阿姨小美给她倒了杯安神果汁。

秦红薇可不消停,已经在廖玄那儿吃了瘪就要在阮若琳这儿找回来。

“你从外面捡的廖玄欺行霸市,一上午带人抢光我定好的货。他亲自拿家伙上阵,全是黑帮做派,我用电话跟他讲理讲不通,又去现场阻止没说几句就被他打,险些没命逃出来!”

“怎么可能?”阮若琳不相信。

“怎么不可能,给你看看我身上的伤,这里这里还有这里,难道是我自己弄的吗?”

秦红薇不顾形象,撸起袖子裤管给阮若琳看她的胳膊大腿,那上面浅浅有些小青痕,具体如何造成还未可知。

“不是顾及秦廖两家交情我早报警了,你再没本事好歹算他养母,今天就问你一句,究竟管不管这逆子,你得还我和秦氏集团一个公道!”

秦红薇咄咄逼人,话语相当不中听。阮若琳只能尽量让自己平静,总要了解清楚来龙去脉,不该任凭一家之言。

她帮秦红薇理了理头发说:“薇姐,要不你先跟我上楼收拾一下,等玄儿回来我再问他。我不太管公司的事不明白状况,但我觉得玄儿这么做一定是有原因的。”

秦红薇更不干了。“外面贱女人掉下的肉你还护着,随他在廖氏一手遮天。你以为他真能敬你服你吗?小心阳奉阴违让你和廖白都没有容身之地,私生子哪有好良心!”

句句全是挑拨离间,秦红薇的话太刺耳,一旁的宫雪琦和张妈紧咬牙关,就快忍不下去了,很有冲上去揍她的冲动。

秦女士这里还没完,继续犯疯病,她贴在阮若琳身上揉搓,弄得廖家主母浑身鼻涕眼泪。

被她逼得没法,阮若琳只得问:“暂且就算玄儿不对,那你说说你想怎样解决?你们都是集团总裁,商业有纠纷该拿到谈判桌上,来我家里闹又能起什么作用?”

阮若琳虽带三分气,可秦红薇根本没把她放眼里,肆无忌惮说:“总裁,他公开抢劫像个总裁样儿吗?哪配管理廖氏。要我说怎么解决,那你就马上召开董事会罢免廖玄,剥夺他所有财产,把他赶到大街上去!”

“老同学,你这种要求未免过分吧。”阮若琳也想据理力争一下。

“即便我是董事长也不能独断专行,玄儿经营上没有大过失凭什么罢免他。再说赶不赶他走是我们廖家家事,你别太不讲理了,最好给自己留些后路。”

“我还有什么后路,男人被你抢,生意渠道被你家的私生子霸占,我活不下去你们谁也别想好过!”

秦红薇觉得自己可有理可委屈了,二十多年旧账压在心里,今天必须跟阮若琳讨回来。她干脆伸手去揪阮若琳,完全抛开自己女强人的高冷人设,不依不饶恣意胡闹。

见这女人动了武,宫雪琦和张妈赶紧过来。张妈碍于秦红薇的身份不好将她怎样,就边劝边拉架,宫雪琦也帮忙掰秦红薇的手,好不容易才把两位贵妇人分开。

恐秦红薇伤了自家太太,张妈伸开胳膊挡在阮若琳前面,她想要是实在不行就只能报警了,可那样廖家秦家都丢面子。

阮若琳人如其名,秦红薇始终强势她却刚强不起来,担心事情闹大便又开始说软话给秦总裁消气,希望老同学对自己发泄过后能息事宁人。

这时男子响亮粗壮的声音从外面传来:“母亲,不用怕这个泼妇!”

所有人不约而同转过头,是廖玄,他终于回来了!

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