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放下吧,我一会儿就喝。”廖玄最近不知怎么了,宫雪琦一靠近他就会莫名紧张,可人一离远还想,此刻只能低头强自镇定。

偏宫雪琦不达目的不罢休。“现在就要喝,我辛辛苦苦沏的,廖总太不给面子!”

受不了那撅起嘴的小娇嗔,更不忍让他失望,廖玄拿过杯子干了一大口。可宫雪琦蜂蜜放太多甜大了劲儿,又齁得廖总裁直咳嗽。

“对不住对不住,我再去给你加点水。”宫雪琦深深觉得自己和烹制食物调配饮料八字不合,为了不害人以后尽量少尝试。

倒掉半杯又加入半杯水,宫雪琦返回来,这次他缓缓在廖玄身边坐下,半侧着身子递上茶杯。

廖玄一低头,目光立刻就对上那敞开的领口,里面微微送过浅淡皂角气息,让人有些萌动有些迷离。

宫雪琦是故意的,他计算得很清楚,从廖玄那个角度看来正好直视自己粉颈下的幽深,总裁大人怎么说也会有所触动吧。

廖玄中招,看得从手心到周身增加一个热度,此时若量一量多半又烧起来了。只能转移视线往宫雪琦手上瞧,他的手不算大,圆圆润润十指尖尖,那杯珍珠茉莉茶就在手心里,七彩珠光上下飘动。

可看到珍珠不由忆起宫雪琦那句无心之话。“大的都在你那儿,我下面没有你下面大。”

混账,怎么就想到这个,廖玄身上发紧浑身别扭,颇为自责自己思想带了颜色。他喉头吞咽一下干脆转过脸。

宫雪琦那边不确定廖玄动没动心,对自己的小试风情喜欢还是不喜欢,便继续展开攻势。

“快喝吧,这回味道正好,不然该凉了。”

将杯子推过去,借机与廖玄双手相碰,似有意似无意又在人家手背上拂了一下。柔柔软软,总裁顿时一抖。

“你,你昨晚守着我太久,现在快去睡吧,把觉补回来。”廖玄叫宫雪琦走,他怕自己会坚持不住。

宫雪琦站起来,打算拿出最后杀手锏,不信降服不了黑大个儿。

“呀,我有点头晕。”他起身时一个趔趄,手臂寻找支撑就朝廖玄身上倒去,直倒在他怀里,如同前几次一样施展摔跤大法。

“你怎么了?”廖玄憨憨的赶忙伸手来扶,真的假的廖玄都必须扶,把宫雪琦又结结实实搂个正着。

“我没事,可能刚才站得太猛了。”小宫同学语气娇弱,胳膊却环着那人脖子,环得死死的。

“你身上有点烫,是不是还在发热。”他这回不是关心廖玄身体,而是借机撩拨,两只手顺势往人家身上乱动。

廖玄血性正足哪里受得了,只觉自己热起来胀起来,心跳更加速起来了。

深呼吸,冷静、冷静,不能这样下去。

廖玄并非不想,娶宫雪琦本就要实实在在做夫妻,不让他和孩子飘零在外,一家三口团圆宁静。

他相对木讷保守,觉得先婚后爱要有一个过程,总要给对方时间了解自己,再互相敞开心扉。

廖玄是认真的,不愿太仓促,不愿把一切建立在欲望所求之上。他对家这个字其实有很高标准,也许是为弥补自己幼时的缺失。家可以并不富裕,但必须要有真情,不能包含别有目的的欺骗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