出租屋,宫雪琦趴在自己曾经的床上无限感慨。

以前累一天倒这儿还觉着挺舒服,死猪似的直到第二天早晨被闹钟摧残醒。现在才悟出这哪能称为床,四肢都伸展不开,廖宅的长条板凳都比它舒服。

当然舒服了,人家客厅里那条板凳是红木的,坐着再硬也透出贵气。而自己这张破床,怕是搬过去连当劈柴烧的资格也不够,别墅区收废品的大爷也会对它嗤之以鼻。

果然财富可以换来好生活,应了那句名言:钱不是万能的,但没有钱是万万不能的。

在宫雪琦身边站着躬身弯腰的胖胡,他正拿出最高职业水准仔仔细细为老室友按摩。动作之标准堪比当年医院招聘考试,面试者百里挑一所以半点手法都不能马虎。

胖胡也蛮感慨的,在自己全力帮助下,宫雪琦终于飞上枝头变凤凰,不管真凰假凰那个高枝他是站上去了。

宫雪琦够义气,没忘记损友死党,今天特意百忙中从廖家赶回来看他,还给胖胡带了大包小包礼物,满满摆一地。

有成箱康师傅泡面外加王中王火腿肠,新上市的海鲜自热火锅,批发大袋卫龙辣条,还有薯片蛋卷儿等等零食好几堆。这全是胖胡爱吃的,宫雪琦都给他买来,足够一个独居单身狗小半年口粮了。

刚才两个送货员喘着粗气搬进屋,宫雪琦空手指挥只负责潇潇洒洒刷卡,那气派让胖胡好生羡慕。巷子口还有辆豪车等着,小宫同学如今可是抖起来了。

老朋友发达并没不认自己,还能回这贫民窟探亲。胖胡为此感动得热泪盈眶,这个兄弟算没白交,为他求爷爷告奶奶出卖色相开那些假病假条也全值了。

综上所述,自然要给予周到服务以尽地主之谊,于是胖胡就拿出看家本领给宫雪琦放松按摩,他这技术在产科数一数二,因此主任才选他做了助手。

宫雪琦当几天少奶奶也养出一身毛病,累了乏了就得有人揉肩捏腿。在廖家他目前是个宝,张妈自然对他倍加呵护,有时候廖总裁也亲自上手服侍。

昨晚趴在床边陪廖玄一宿,浑身酸酸的不舒服,今天正好有胖胡心甘情愿献殷勤,那就安心受用他的服务喽。

胖胡点着穴位,不断夸耀自己水准。“我给你用的是高级正规孕期按摩护理,一套下来医院标价可贵啦!不是人人都能预约上我的,你有福气总能免费享受。”

孕期,宫雪琦扭脸挪了挪身子,他想要是真孕期就更圆满了吧。

胖胡问:“廖家怎么样,你过得顺利吗?”

“还行吧,廖家人基本上都挺好,有吃有穿我什么也不犯愁。”宫雪琦随口答着,有点像女儿回娘家介绍婆家的情况,总体上是满意的。

“胳膊再给我按按,力气别太大,要刚柔有度。”

宫雪琦使唤着胖胡,觉得廖玄手法比这家伙也一点不差,起码自己感受下来很舒坦。重要的是人家长得还帅,最受不了他笑,出奇温柔,完全叫人招架不住。

“你真够难伺候的,在我们医院都是产夫产妇感谢我。”胖胡也有小小不满,批评某人富贵了值钱了就变得矫情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