宫雪琦垂头丧气,不光是一早晨努力白费,而是他特别希望看见廖玄吃完自己做的饭精神饱满去上班,感觉那样很有家的味道。奈何手艺无法直视,温馨场面泡汤,更可怜廖玄还是要饿肚子。

张妈也没想到阿琦把饭弄成这样,看来年轻人要学的东西太多了。

但她体贴会给人解围,笑着对廖玄说:“儿子,阿琦第一次给你做饭,也许是越想做好越出岔子。这回虽然不完美可他尽力了,你要领人家心意噢!”

“没关系,也挺好吃的。”廖玄不怨宫雪琦,更没摔筷子走人,他竟然大口嚼起焦糊鸡蛋饼,还连续喝带渣子的豆浆。

这可把宫雪琦吓坏了,以为廖玄哪儿出了毛病,忙劝:“别吃别吃了,万一不消化伤着身体得不偿失,我还是拿去扔掉吧。”

但没等他扔掉廖玄已经全部消灭光,盘子杯子里一点都不剩下。

廖总到底沉着,气定神闲起立,冲张妈和宫雪琦微笑一下,然后回房快速换了西装,出门登上小橙的车子扬长而去。

宫雪琦惊呆,纳闷他是不是丧失感觉。

廖玄当然有感觉,汽车拐出廖家别墅他就马上让小橙子停下,拿了一大瓶矿泉水漱口,把嘴里残余的豆渣全吐在路边。

小橙挺着急,边给他拍背边担心地问:“哥你是怎么了,难道嫂子怀孕你也有反应吗?”

今天早晨之后,宫雪琦下决心要好好跟张妈学做饭,起码得学到可以吃的水准,将来即使自己不能喂饱人但也总不能出手害人吧!

小橙子送完大哥再回廖家,宫雪琦立刻问他廖玄中午什么时候休息,要小橙带自己到廖氏集团看看。新晋总裁夫人准备亲自探班,去给总裁夫君送午饭。

要是了解了早上的情况,小橙肯定劝宫雪琦别去,因为他大哥经不起两顿饭的折磨。可廖玄什么都没说,小橙还以为嫂子和哥先婚后爱感情正浓,自己哪能不给创造机会。

中午十一点,宫雪琦拎着两个大保温桶,穿着雪色休闲装上了车。范小橙道上嘴又没闲,说他哥最近在公司神清气爽,集团业绩又连番飙升,这都是有了嫂子的缘故。

宫雪琦明白他在捧人,故意讨好说给自己听,但心里也高兴。又一来一去问些廖玄工作生活日常,小橙子但凡知道的,都毫无保留全交代了。

驶入经济新区,在一幢钻石形大厦前停下,廖氏集团总部到了。

小橙开道,宫雪琦步态款款走进去,一路新奇不住东张西望,哪知在周围引起很大的轰动。

“橙哥,这位美人是谁?能由你领进公司应该来头不小啊!”有人偷偷拽小橙衣角问。

小橙不吐不快,光明正大给介绍:“都听清楚喽,这是咱们廖总的新婚娇妻,我叫嫂子,以后你们就喊总裁夫人!”

“夫人好。”“夫人您慢点。”有会来事儿的马上打招呼。

“别听他的,我姓宫名雪琦,可以直接叫名字,以后大家多多关照。”宫雪琦朝众人微笑示意,得体地把自己展现出去。

议论声又响起一片。

“哇,廖总眼光真不错,夫人比明星还漂亮!”

“廖总什么时候结的婚,我们都不知道?”

“这位是不是……是不是前一阵报上炒的那个,廖总真娶他了?”

“好像是奉子成婚,不娶不行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