宫雪琦脑中其实没那么多弯弯绕,被冤枉会不服气,可如果别人对他好他也要回报。

见张妈五十多岁这样伺候自己,他觉着总该表示一下礼貌。像夫人老爷般喊张妈似乎不够尊重,像廖玄小橙子一样叫妈又暂时叫不出口,他就在后面多叠加了一个字。

“谢什么呀。”张妈文化不高,倒不太在意这些。“昨晚我一时疏忽忘了给你准备宵夜,还是阿玄今天出门前提醒我。你以后想吃啥就直接和我说,什么时候都行,别见外!”

是,是廖玄告诉张妈妈的,他竟会很在意吗?没生气不经允许就吃他的点心还怕自己以后会饿到,这人……也算不错了。

宫雪琦心里暗暗嘀咕,对廖玄的加减分有了变化。

“那,等我去漱个口,马上就吃。”

宫雪琦不想驳廖玄和张妈的好意,飞快洗漱完毕抹了把脸,再回来张妈已经给他放好刀叉和勺子。

叉起个培根卷刚要入口,外头那吵人音效又传来了,是个尖锐的女声。

“若琳呐,不是我说你,你这家管的也太没威严了。”

这人天生高分贝,语调还阴阳怪气,让宫雪琦在梦中误以为是哪种鸟叫,而且是不太吉利讨喜的鸟。

“来的是谁?”他问张妈。

不提还好,提起来张妈火爆性情又开始咬牙切齿。

“是那个嘴损惹人嫌的秦氏女老总,以为自己多招人待见,没事就往廖宅跑。”

“女老总?”宫雪琦更不解了。

“你过去看看。”张妈朝门努努嘴。

宫雪琦咬一大口培根,又拿起块三明治,边嚼着边轻轻推动门把手,支开点小缝儿往外观察。

沙发正中大模大样坐着位女士,年纪四五十左右,一身干练黑色套装。身材保持得不错,容貌也和阮若琳不相上下,但是相悖的两种风格。

阮若琳温柔,而这个女人就显得强势。她皮肤冷白下颌尖尖,唇畔一颗美人痣,丹凤眼高高吊着。虽然漂亮却给人留下种很不好惹的印象,整个人从内到外都是寒系的。

张妈小声解说:“她叫秦红薇,秦氏总裁,跟咱们廖氏在生意上是对手。不过论起来,她和廖家又有些渊源。”

“什么渊源?”宫雪琦比较爱听八卦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