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廖家主场,廖玄不动声色,有个留小平头四十多岁中年人代表他讲话,态度客客气气,俨然尽职管家。

随后柔和音乐奏响,酒会正式开始,廖玄身边自然少不了拍马奉承有所求的,他态度都是冷冷淡淡。

刚才那些议论他的人现在立即换了脸,由背后恶意嘲讽变成当面卑恭祈求。

“廖总您看,那批合资日化能不能分我一点,有钱大家一起赚嘛。”

廖玄根本没瞧他,像在说给自己。

“当初有人觉得新产品不好打销路拒之门外,看我如今利润高了又想凑来分红利,世上哪有那么便宜的事。我跟他们签了独家销售协定,恐怕十年之内这品牌只能在春雨超市出现了。”

他用低沉带磁性的声音讲着,口气里都是不屑。

也有不服的过来跟他较量:“廖总,不可以这样欺压同行吧,你吃肉连汤都不分给别人,商场要互利共赢!”

“就是,而且你们春雨连锁还从我这儿挖员工,行为是否不大光彩?”又过来一个壮胆子帮腔的。

廖玄瞟他们一眼,近前几步逼得说话人直往后退。

“请搞清楚,究竟谁不光彩。你家内部互撕资金短缺,拖欠员工工资多久了?他们为养家糊口正当辞职跳槽,是我的错吗?是我让你去抢遗产了?怎么好意思说。”

“你……”对方干张嘴没下文。

廖总裁眼睛瞪得更大,浑身都散发着威吓力。

他就像个炮仗,谁碰炸谁。接着是那管家模样的人来打圆场嘻嘻哈哈,被怼者都带着满肚子不甘悻悻去别处了。

宫雪琦悄悄听完还挺佩服廖玄,够强势够牛气,天老大他老二,没有廖总不能顶的人。

无意探出头多窥测了两眼,那边廖玄仿佛也意识到什么,目光如电朝这里寻来。

宫雪琦藏身不及被逮个正着,想躲都没处躲。

两人眼神交接,廖玄停滞片刻,带着质疑问:“你来干嘛?”

“我,我……”宫雪琦心慌手慌浑身都慌,也不知怎么搞的脚下一软就朝外倒去,倒向面前这个高大身影。

也许是本能反应,一双宽厚大手伸来,亦或许是有担心人砸在冰凉地上的成分,宫雪琦竟然被那身影接住了。

他感觉砸进一个结实怀抱,挺温暖挺舒适,鼻翼同时嗅出来自另一个男人自然朴素却充满荷尔蒙诱惑的味道。

这人高自己大半个头,宫雪琦瞬间心跳加速。

两人离得很近,宫雪琦眼中对方肤色略深,两只大眼烁烁发光,能让人直瞧见幽邃的瞳仁,好像寒潭深谷。

宫雪琦看傻了,斜歪在那怀抱里不想起来。对方似也愣了一阵,不过人家显然更有分寸,就自动屏蔽美色,反手推走了宫雪琦。

“站好。”他严肃吐出两个字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