晚饭开在餐厅,因为人口齐全。廖玄、阮若琳、宫雪琦都在,还有今天二楼那位和那个平头小眼睛像管家一样的中年男人。

阮若琳把脸上还气嘟嘟的二楼大小姐介绍给宫雪琦。“这是我侄女,叫阮荻,住在家里跟我做个伴。”

宫雪琦装作下午什么都没发生,故意笑着冲那边打招呼。“阮小姐好。”

“哼,绿茶!”阮荻转过头。

平头男人说话了:“我女儿就这个性子,你多担待。”他倒是对宫雪琦挺客气。

女儿?莫非他不是管家吗?宫雪琦又迷惑了。

张妈过来上菜,俯在宫雪琦耳边小声提醒:“那是太太的亲哥哥,一直帮着打理生意。”

哦,原来廖玄还要唤他声舅舅。看他那谨小慎微的样子可没什么舅爷款儿,比他女儿气势差多了。阮家父女长期守着廖宅,他们不回自己家吗?为什么?有钱人的关系好复杂。

宫雪琦一通胡思乱想,又见阮荻主动拿起筷子给廖玄夹菜,大小姐的颐指气使不见了,反而变成笑眯眯纯真小可爱。

“玄表哥,这是你爱吃的腐乳牛腩,我特意告诉张妈准备的,我一直知道你喜欢什么!”

她说完拿白眼珠瞟了宫雪琦一眼,好像要显示只有自己才了解廖玄。

宫雪琦讨厌阮大小姐那副样儿,便有意和她叫板,随便从身边盘子夹了些青菜,也送给廖玄。

“老公,不管我选什么你都会喜欢吃,是不是?”

老公是犹豫一下喊出口的,宫雪琦也不确定自己会不会挨骂。

廖玄确实感觉不自在,还打了个冷颤。

阮荻就更受不了,直接训宫雪琦:“你乱叫什么,哪个是你老公?”

她又朝廖玄撒娇:“玄表哥你一定要相信我,千万别让这酒吧招待骗了,他就是想占你和廖家的便宜!”

宫雪琦却不说话,装作委屈巴巴摸着自己的小肚子。

廖玄沉声静气告诉阮荻:“别说话好好吃饭。”

随后他竟真的夹起宫雪琦选的菜,两口吃光了,而对牛腩却一下没动。

宫雪琦暗暗感谢廖玄实在给面子,自己只是想逗逗阮荻罢了,至于廖玄吃不吃并没奢求。谁料廖玄很配合,连那声老公也没反驳。

宫雪琦看出来了,阮荻应该是喜欢廖玄,既然廖玄并非阮若琳亲生,那他们就可以发展更深层的关系。可廖玄对阮荻却明显没意思甚至不耐烦,大小姐一厢情愿。

宫雪琦正开心自己小胜,这时阮若琳忽然和他说话,语调惯有的温柔。“我约了家庭医生,明天就过来为你检查。看看胎相稳不稳,怀孕初期最重要,没什么问题大家就放心了。”

啊,家庭医生,看胎相!

真的要来,宫雪琦此时再没有跟人赌气瞎闹的心情,他又开始着急害怕了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