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仙儿顿时脸色潮红,低着脑袋,折腾半天,这才嘟嘟哝哝的开了口:“向来婚姻一事,父母之命,媒妁之言,又哪里轮得到仙儿作主?一切都听爹爹吩咐!”

话音一落,小仙儿的脑袋低的更低了。

“哎哟,这会又听爹爹吩咐了?当初,裴虎提亲的时候,有的人可不是这个反映啊。”

“哈哈,谁说不是呢。我到现在都还记得,裴虎当初来的时候,有的人可是当面严词拒绝,还说什么,什么来着?”

“哈哈,死也不嫁!”

听到众人的话,小仙儿那羞的更是有一个无地自容,就现在这状态,放些水在她的娇俏脸蛋上也能瞬间给煮到沸腾。

“你们坏死了,尽嘲笑人家。”虽然气,不过仙儿眼中明显藏不住的高兴,微微一个起身,红着脸离开了大殿。

“哈哈哈哈!”

她这么一出,顿时间惹得一众麒麟族人开心大笑。

不过,他们笑的有多开心,韩三千便有多无语。

甚至他么都要原地裂开了。

没有心情,被迫营业的韩三千,勉强应付着一众高兴的长老,灌得他们酒过三旬以后,韩三千催促了穿山甲。

不过,这货已然烂醉如泥,任凭韩三千如何动他,根本却没有丝毫的反映,韩三千异常的郁闷,扫了眼满堂的闹哄哄,韩三千转身出了大殿,想出去缓口气,顺便等穿山甲这喝醉的王八蛋。

尽管仙山方才一席酒前才经历了一场大战,但它的恢复能力似乎极强,仅是再见,殿外已然一片明朗,虽已淡淡入夜,不过风高气爽,倒也颇为舒适。

几步朝着殿旁侧的一处竹林走去,坐在了竹林旁边的石桌之上,难得一时的安宁与养息。

地之境,确实挺妙的一个地方。

如同人间仙境一般,等有了空,韩三千倒想和麒麟族长讨教一下,这地之境如何存在,将来有一天,韩三千也想有一个这样的地方做大本营。

仙灵岛虽好,但奈何的是,前有冥雨,后有陆远,他们都曾在仙灵岛的附近或者直接上过岛,自然,仙灵岛的安全也就得不到保障。

地之境,其实是韩三千目前最好的选择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