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的心思欧逸辰能理解。

钟楚瑜每天只能躺在床上,叶少卿从没照顾过人,突然没了权势,也没了钱财,还要照顾抑郁症的钟楚瑜,承受着怎样的艰难可想而知。

欧逸辰挺佩服他的,能坚持下去。

“还是敷吧。”欧逸辰说,“我相信江嬛嬛。”

“江嬛嬛也说不一定能治好,就怕竹篮打水一场空,我倒是能接受,可小瑜呢?”

“如果直接放弃治疗,钟楚瑜只会更没盼头,就等于扼杀了她全部的希望。”

叶少卿眸底溢出痛苦之色,世事两难全,他真拿她没办法。

“我进去看看,一会出来和你说。”

一个小时后欧逸辰从钟楚瑜的房间出来,身上弥漫着中药的刺鼻味,而对于这样的味道叶少卿早已习惯。

“怎么样?”

“江嬛嬛说这种药不仅对腿有特殊治疗,还对失眠有特殊功效,所以药必须每天都敷。”

叶少卿点点头,“是我鲁莽了,刚才我想了很久,你说的有道理。”

欧逸辰瞧着他小心翼翼的样子叹息一声。

怎么会变成这样,叶少卿不该这样的。

一件事反反复复纠结!

爱情啊,是个折磨人的东西。

一向性格沉稳的晏寒笙碰到江嬛嬛的事不也一惊一乍的?

“寒笙那货最近也不知道忙什么,江嬛嬛又不在云城他还这么忙,约了他几次都没时间!”欧逸辰故意转移话题,揶揄道,“你说江嬛嬛这么久不在,他会不会有新情况?”

叶少卿手里夹着烟,愣了下才回忆起欧逸辰说了什么。

“他一向很忙,还要带个孩子,大男人难免有手足无措的时候。”

“切,你说小白啊,就他那样的哪里需要晏寒笙操*心!”欧逸辰收好医药箱,“我看八成是有情况了。”

“你还想不想找江嬛嬛学医了?”

欧逸辰咂咂嘴,“我实话实说嘛。”

叶少卿眯起眼,收起玩味,“你听说了什么?”

“没有啊,我就是觉得他忙得不正常。”

“说吧,到底发现了什么?”

欧逸辰看了眼最里面的卧室,那是钟楚瑜的房间,显然防备着她。

“我也没发现什么,就是听说了一些事。”欧逸辰的声音压得很低,“最近D.M都在传,晏寒笙和蜜灵儿是那种关系,就连蜜灵儿上综艺节目拍广告都陪着。”

叶少卿露出惊惧之色,更多的是不相信。

“关于寒笙的流言一直不少,不足为奇。”

“是不少,可这次说的跟真的一样,有图有真相,当然了那些图不会真的曝光出来,可我们这个圈子里的人都传疯了。”

欧逸辰有模有样的拿出已经在群里疯狂转载的照片,不多,但足以看出晏寒笙和蜜灵儿的关系不一般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